唐晓渡简介


    唐晓渡,男,江苏仪征人,1954年1月生,1968年初中毕业后插队三年,当工人六年。1982年1月毕业于南京大学中文系,获文学学士学位;同年2月到中国作家协会《诗刊》编辑部工作,先后任编辑、副编审;1998年2月调作家出版社工作,现为编审。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中国新诗学会理事,北京大学新诗研究中心研究员。

多元化意味着什么?


作者:唐晓渡 | 2018/5/8 18:06:36  | 浏览:220


  “多元化”在今天已成为一条普遍认可的艺术原则。然而,我们是否认真思考崐过它的基本涵义?所谓“多元”究竟意味着什么?如果说它确实在不证自明的意义崐上首肯了诗和诗人的独立地位及其彼此个性的无可替代的话,那么,其本身是否足崐以构成一种真正的价值判断?某些被迫接受这一原则的人当然无需就此作出回答。崐对于他们来说,问题只在于怎样不仅仅在记忆中重温那些“失去的好日子”,那种崐以各种方式向奴隶鸣鞭的快感。正因为如此,上述命题对一切有良知的诗人就更显崐得无以回避。
  不言而喻,“多元化”原则的确立从一开始就不仅仅是一种美学的追求。在崐很大程度上,它标志着艺术民主化、从而折射着政治民主化的历史进程。多元化格崐局的形成决非哪个上帝的恩典,而是人的胜利,是人的自由创造本性的胜利。但是,崐如果以为这一格局能够为我们所一直神往的艺术自由提供某种自然而然的保证的话,崐那么,这只是一种错觉。事实也许恰恰相反;正是由于置身其中,我们才如此深刻崐地感到我们的不自由。创作意志长期被种种外部压力扭曲的苦难造成了某种集体的崐幻觉,仿佛只要这种压力一旦解除,我们就能象赫拉克利特一样强大,从心所欲地崐创造出所谓诗的“黄金时代”。这种自我神话现在已经不攻自破了。当我们真正有崐可能侧耳细听如屠格夫所说的那种“自己的声音”时,我们发现我们的声带是如此崐薄脆紧涩;而试图发出反抗的嚎叫只是使事情变得更加滑稽。与此相关,曾经在我崐们的梦中反复出现并为我们所一再大言不惭论及的所谓“幅射状的诗歌发展道路”,崐也同样被证明是一种幻觉和谵语。真实的状况是:我们仍然固守在一个四围群峰耸崐峙的盆地里。大师们和虽不那么大师却也占据着其独特创造高度的前贤们从各个方崐位、各个角度所投来的逼人俯视,使我们在走向开放后面临着真正的“封锁”。当崐然你可以装作看不见那些在空中交织的目光,但它们并不会因此而归于消逝。
  我们就是这样前所未有地从内部随着诗的双向压力(压力由外而内,已体现出崐某种历史的进步)。认识到这一点使我们以一种审慎得多的态度来谈论所谓“多元崐化”,而不致使其成为又一个空洞的时代戳记。“元”者,始也,圆也,完整充实、崐自为创构之谓也。问题在于,我们是否能够和据何证明自己作为个人自成一“元”崐——不仅仅是在社会学和心理学的意义上,而且是在美学的意义上?当代文学走向崐世界只是个时间问题,但过早地讨论其现实性只能表明某种盲目。当个性的软弱还崐是一种普遍现象——只是人为地建立形形式式的“流派”,“群体”成了某种标志崐——而个性的追求却又每每走入偏执的岐途(无论是追求深刻和疯狂,文化性和原崐始性、生活本身和形而上境界,如此等等,我们都是那么善于划地自狱以至自我迷崐失)时,也许更应该强调的是对于“元”的意识,亦即对于个体的承载、包容和超崐越的可能性的意识。说到底“多元化”不是以那种表面的喧哗与骚动,而是以一大崐批充分显示了上述可能性的个体的成熟为标志的。这使我们不得不始终面对自身,崐面对一个永远的困境和起点。
  1986年9月,北京。

咨询热线:0371—66267916   66268398   66267915  客服中心访客留言站长信箱 

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豫ICP备12011436号-4  电子信箱:hnssgczyjh@126.com

 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 2017-2018  郑州市金水路99号建达大厦6D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