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向阳简介


    何向阳 祖籍安徽安庆,生于河南郑州。诗人,学者,著名文学评论家,中国作家协会创研部主任。出版有诗集《青衿》、专著《人格论》(第一卷)、理论批评著作《朝圣的故事或在路上》《夏娃备案》《立虹为记》《彼黍》、学术随笔《思远道》《肩上是风》《梦与马》、长篇散文《自巴颜喀拉》《镜中水未逝》等。曾获第二届“鲁迅文学奖·全国优秀理论评论奖”;第二届“冯牧文学奖·青年批评家”奖;第十二届“冰心文学奖”;第九届“庄重文文学奖”。作品入选《中国新文学大系》等。

评论家也应“到生活中去”


作者:何向阳 | 2018/5/8 16:46:26  | 浏览:225


  文学批评担负着一个民族的道德文化建设与审美习惯的确立的历史使命。
  在评论家何向阳看来,从事文学工作的人,大多源于一种信念:相信高于现实的理想的存在、相信正直必将战胜外界的纷扰和种种偏移。这种对于现实困境的不屈服,以及由此形成的文学表述,无论在面对何种体裁,无论对于作家还是评论家,都同样适用。作家的成长可以通过作品呈现,评论家的成长也可以通过作品来呈现。对她而言,即使同样伟大的作家,所呈现出的对世界的认识方式和世界观都是不一样的。评论家也一样———需要通过提炼对世界的认识、对作家作品的认识,通过创作把自己的观点清晰呈现出来。就此意义而言,所有文字都是痕迹,最后这些痕迹拼凑出一个完整的、写作者的形象。
  何向阳说,与作家一样,评论家也应该到生活中去,许多前辈评论家很重视个人经验,这一观点永远不会过时。文学批评的标准,应该从中国文艺批评的传统中去寻找,应该积极借鉴吸收外国批评的先进经验和精华内容。这些都不可或缺,评论家也处于一个文化的历史序列之中,不可能脱离开这个文化的传统和积累。但同时,文学批评如果要做得好,做得扎实,做到以理服人的话,还需要从时代发展中,从社会发展中去寻找更鲜活的东西。真正的文学批评应该是一种创造。我们的批评应该是文采斐然、激情飞扬、思想深蕴的,应该具有可读性和感染力。文艺批评家需要加强艺术修养和思想道德修养。只有具备较高艺术鉴赏能力,又具有相当丰富的艺术创作经验的批评家,才有可能写出像《文心雕龙》那样的文论名篇,才可能选出像《古文观止》那样的经典选本。但这种眼光不是凭空而来的,不体验生活、不经历时代变迁与人的心理的跌宕起伏,不对此有切身体会和真实、深入的理解的话,你不可能准确地对时代的文学做出评判,你的评论与时代、与生活则很可能是脱节的。“也许在你谈得尽兴时,生活其实是另一种面貌,这样的评论,只是一种‘自说自话’。在谈作品的同时,评论也是在谈‘人’,无论从事何种创作体裁的创作或再创作,重视个人经验和时代生活,写出来的东西才可能鲜活、不死板,才会拥有长久的生命力。”她说,“真正的文学批评是批评家个人勇气、胆识、学养、诚意、才华、责任的结晶体,它存放着对艺术的高度敏感和对作家的深切理解。我一直觉得我们民族应把文学批评放到文化战略的发展高度上加以重视,因为文学批评不仅承担着洞察一个时代文学创作的实践的现实责任,而且更担负着一个民族的道德文化建设与审美习惯的确立的历史使命。”
  随着社会迅速发展,物质增长与精神领域发展的不对等、不同步一度曾令包括何向阳在内的不少评论家感到忧虑。而如今,虽然忧虑犹在,但在她近年来的阅读中,当代作家作品中精神向度的“正能量”也在不断增强:“一些向上、向善、向真的声音由低语逐渐增强、扩大。”此外,对于年轻一辈青年评论家在近年来的成长,她也持相当肯定的态度:“时代变化迅速,我们这一代人在一年里体验到的,也许他们一个月就体验到了。除了读书之外,他们也在时代之中,不在时代之外。”在她眼里,更可贵的也许是青年评论家们对于自己处境的反思性:“他们对自己的反思比以往的评论家更严苛,对自己的要求更高。他们之中的许多人,在几代前辈评论家的积累中,希望找到自己的定位和特点,努力贴近、真正深入和体察这个时代的种种细节,而不是随波逐流。他们所正在进行的精神探险让我很看好这些青年评论家的未来。”


咨询热线:0371—66267916   66268398   66267915  客服中心访客留言站长信箱 

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官方网站 版权所有 未经允许 不得转载

豫ICP备12011436号-4  电子信箱:hnssgczyjh@126.com

 河南省诗歌创作研究会 2017-2018  郑州市金水路99号建达大厦6D座